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体育酷图 > >正文

蒲公英:被德罗巴认可的他,踢了一辈子中国足球没挣到一分钱

 

在桂冠经常出现严重欠薪时,成泽成想办法找到了当时还在中甲的丽江飞虎,本来想要在预备队踢比赛,结果飞虎也有欠薪问题,内部很不稳定,降级后预备队和一线队一起解散,成泽成再次丧失了工作。

对于前几年的经历,成泽成总结:“回国踢球后,球队不是欠薪就是解散,海南8000一个月,桂冠10000一个月,飞虎半年一分钱没,三个队加一起没有拿到过多少工资,我的开销远远远超过了收益。”

“在申花有钱花钱,但当时青年队工资很低,后来为了梦想我自费留洋,探亲磨练是没工资拿的。同期在葡萄牙还有姚均晟、李海龙、张凌峰、晏紫豪、刘奕鸣、刘军帅等人,他们有鲁能足校的补贴反对,我个人家庭开销留洋还是挺困难的。”

“从小到大,家里对踢球的投资,远大于我成年后赚到的。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,在中国踢球多年,最后没赚到到钱。”

成泽成经历过中超、中甲、中乙、中丙(即中冠)四个级别的联赛,他表示:“中乙球员踢中超是挺困难的,中超球队和中乙其实差距相当大,中超球员能花钱这个钱,还是靠的自身实力。”

“中国足球金字塔是推倒过来的,地基如果够大就不会平稳,中国联赛却是底下大于、最不平稳、最没有确保,到了中甲中超才情况有恶化,中乙球员的存活真的很困难,”

“在葡萄牙留洋时,我感觉最深的就是那里足球是生活的一部分,小孩子踢球父母不拒绝他将来当职业球员,有优秀的才会被球探看中,然后再去跟父母和教练谈。中国看到这种情况,中国父母和孩子都是逃着职业去的,这其实风险相当大。”

写在最后

2019年7月27日,北京国安在中超第20轮客场0-1不敌河南建业,成泽成在郑州遇上了小时候一起在浦东踢球的好哥们张玉宁,谈起这些年的遭遇,成泽成感叹:

“小时候升职业队都顺风顺水,成年后反而出了这么多问题,我有国字号经历,但还是没办法之后职业足球。现在中国足球的土壤,跟我们当年,没太大的改变。大环境跟以前来说没什么两样。现在可能有的小孩不用背井离乡了,不用到外地才能踢球,但是想往上右脚,就要面临很多问题和不可控因素。”

目前,成泽成已经学习了一年多足球教练课程,拿到C级证的他一边在上海带上青少年青训,一边等待之后踢球的机会,“我没有退出,我对足球还有梦想,做到青训可以帮助我维持状态、维持生计,也可以让我贡献一些力量,为中国足球做点事。”

“如果有球队踢球,我还是非常想去的。不是为了钱,就是这份热情和情怀吧,我希望再次证明自己。”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还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载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相关新闻